化工资讯

化工资讯 化工资讯 > 科技 > 韩国真能不依赖日本半导体材料?

韩国真能不依赖日本半导体材料?

2019-11-02 16:54:25| 查看: 2760|

摘要: 围绕半导体材料的出口限制,日本和韩国的对立局势持续加深。日本经济产业省于2019年7月公布,作为重新审视对韩出口的重要环节,加强管制对韩出口氟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三种材料。加速生产原本预计2 ...

来源:本文由公共数字半导体产业观察(身份证:集成电路银行)从“桑育时代”翻译而来,谢谢。

编者按

众所周知,最近几个月,由于日本的禁运,韩国半导体行业面临着最“困难的时刻”。但几天前,一些媒体报道指出,韩国lg液晶的生产已经完全使用了韩国制造的氟化氢。这些已经深耕了几十年的日本技术真的可以轻易被取代吗?让我们仔细看看。

日本和韩国在半导体材料出口限制上的对抗继续加深。虽然“战争”也蔓延到了与贸易无关的地区,但由于双方的“诅咒”,现在的局势似乎变得“无法控制”。就像孩子之间的争斗,一旦举起拳头,就很难再放下。

日本经济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Trade and Industry)在2019年7月宣布,作为重新审查对韩国出口的重要环节,将加强对向韩国出口三种材料的控制: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

最近,据说日本已经允许一些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出口到韩国,但韩国仍在敦促日本撤销“将韩国从白名单中除名”的禁令。韩国甚至出台了一些应对措施,比如将日本从白名单中剔除,并向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提起诉讼。

由于只对三种半导体材料实施出口限制,韩国处于恐慌状态。日本仍有许多半导体相关产品,如半导体生产设备和硅片,相对较高。日本不仅提供高纯度氟化氢,还提供许多产品,如半导体蚀刻和布线不可或缺的高纯度气体(gas)。

对高纯度气体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

半导体用高纯气体(电子材料用气体或电子气体)是一种特殊的高纯气体,用于生产半导体、液晶和太阳能电池等各种电子产品。通常,存在用于制造半导体布线等的气体材料、用于诸如蚀刻(执行诸如精细半导体处理的工程)和清洁生产设备的工艺的气体。

半导体生产中使用了大量气体。(照片显示东芝正在建设中的存储半导体工厂向北移动。(照片来源:三洋时报)

例如,nf3(三氟化氮)是生产设备中广泛使用的清洁气体,而wf6(六氟化钨)是半导体用钨布线材料,其需求正在迅速上升。

对蚀刻气体ci2(氯)、hbr(溴化银)、ch3f(氟甲烷)、cf4(四氟化碳)、c4f8(八氟环丁烷)、c4f6(六氟丁二烯)等(它们是诸如nand(非易失性存储半导体)、dram(易失性存储半导体)等的存储半导体)的需求正在增加。

日本在供应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目前,日本半导体行业高纯气体的市场规模约为600亿日元(约40.2亿元人民币)。全球市场更大,估计有5000亿日元(约335亿元人民币)。它的“主战场”是韩国、台湾、中国大陆和其他东南亚地区。

另一方面,即使在目前,日本公司仍然是高纯度气体的大多数供应商。昭和电工、大洋酸、关东电化学工业、adeka、日本中央玻璃、住友特种化工、大金工业等。所有公司都生产和销售各种电子材料的气体。

例如,高纯度ci2(氯)的主要制造商是Showa Electric和adeka (Adiko)。此外,昭和电气还建立了全球唯一一个从合成到精炼的高纯度溴化银综合生产系统。

Wf6(六氟化钨)占世界的30%,cf4(四氟化碳)和chf3(三氟甲烷)占世界的40%。因为它是亚洲最大的供应商,占世界总量的60%。

在强劲需求的推动下,各燃气制造商的业绩不断提高。利用2018年半导体市场需求扩张的“顺风”,每家公司的销售额都出现增长。

据说赵贺电工有20多种电子材料用气体,2018年大部分电子材料用气体销量创下新高!东亚大洋里酸销售的电子材料用气也呈现出良好的趋势!

昭和电工销售20多种电子材料气体。(照片来源:三洋时报)

然而,由于全球半导体生产的调整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2019年电子材料的气体销售下降。

从第一季度(4月-6月)的业绩来看,adeka对dram的超介电材料(高介电材料)的销售继续保持良好,该部门的业绩有所提升。昭和电力(1-12月是财政年度,所以4-6月是其第二季度)、关东电力工业等。正在经历滞销和销售下降。

逻辑半导体、cmos图像传感器和显示屏材料等非存储半导体的销售相对稳定,而3d-nand和dram等存储半导体的销售却不景气。

加速生产

最初,半导体市场预计在2020年后有所改善,因此预计对高纯度气体的需求也将迅速增加。为此,每个气体制造商都致力于提高其生产能力。

对于需求大幅增加的wf6(六氟化钨),关东视听工业和中央玻璃开始增加产能,ch3f(氟甲烷)生产也在进行中!为了满足赵贺电工和关东视听产业日益增长的需求,大洋日照酸计划在韩国和中国建立合成和精炼厂,以进一步扩大生产。

此外,大洋里酸已经在韩国建立了乙硼烷(b2h6)工厂,中国的c4f6(六氟丁烯)工厂也在筹建中!关东电力工业计划到2019年底将c4f6(六氟丁二烯)的产能翻一番。

作者根据访谈内容制作了这张表格。(表格来源:三洋时报)

公司也在积极投资海外。昭和电气计划在亚洲建一座新工厂。阿德卡(Adiko)也在考虑增加亚洲超介电材料(高介电材料)的产量,扩大韩国工厂的产能,并讨论中国未来的工厂建设。关东视听产业正在推动在中国建立一个当地法人,并计划在半导体领域为电子材料生产气体。

日本的技术积累是一种优势

换句话说,为什么日本的高纯度气体更严重?据气体工人林嘉实先生介绍,日本化学制造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针对半导体市场的需求,不断实现高纯度气体的本地化,为全球半导体、液晶和化合物半导体行业做出贡献。

由于日本企业积累了多年的技术经验,日本化学制造商在精炼高纯气体、清洁和填充气体、安全和环保技术等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此外,林还形象地说,如果高纯度气体是血液,供应气体的机器就是血管。在半导体生产中,如果不能供应气体,生产过程将不得不停止。此外,如果供气设备出现故障,生产将不得不停止。因此,不难理解高度依赖日本高纯度气体的韩国半导体制造商表现出的危机感。

很难找到替代品吗?

对韩国半导体制造商来说,日本的出口管制简直是一场灾难,就像“雪上加霜”。然而,对于热衷于对日本采取消极行动的韩国政府来说,日本的出口管制难道不是“弄巧成拙”吗?

当然,为了保护其半导体产业,韩国正在努力确保半导体材料生产的本地化并寻找替代品。最近,我看到一则新闻报道说“国内生产已经成功实现!”“找到替代品了!”等等,它的可信度是多少?

如果生产能这么快进行,就应该从一开始就在自己的国家生产。此外,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的出口管制不容易“避免”。

顺便说一下,近年来中国化工厂爆炸频繁。建造新工厂也应该变得越来越困难。

一位日本天然气制造商的干部透露,“不仅生产、向容器中填充天然气、向设备供应天然气等等都需要保持高纯度的天然气,这需要多年的技术积累!我认为一两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们能在发展方面合作吗?

进入21世纪,近20年转眼就过去了。目前,如何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共存的问题迫在眉睫!不能总是互相“争吵”!

根据公众意见,日本政府似乎已经准备了100多张卡片。不管对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最好尽量避免正面冲突。即使这场无谓的战斗继续下去,结果也不会好!

有句谚语说,“如果你祈求下雨,你必须接受泥土。”这一次,韩国将日本从白名单中剔除,并加强了对日本的出口管制措施,这可以说是韩国“祈求雨下得太大”的结果。已经采取应对措施的日本也需要为“烂泥”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相互尊重,共同发展。日本和韩国恢复正常关系的那一天会到来吗?

*免责声明:这篇文章最初是作者写的。这篇文章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重印半导体行业观察只是为了传达不同的观点。这并不意味着半导体行业观察同意或支持这一观点。如果您有任何异议,请联系半导体行业观察。

今天是半导体工业观察为您分享的2099年内容。请注意。

半导体工业观察

“半导体第一垂直介质”

实时专业原始深度

© Copyright 2018-2019 vwpowered.com 化工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